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lxjl的博客

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其他都是闲事

 
 
 

日志

 
 

启蒙者张贤亮及其他  

2014-09-29 15:4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贤亮去世了,八十年代那些熟悉名字的作家越来越少了。
        张贤亮的作品我最先接触的应该是电影《牧马人》,那是根据他的《灵与肉》改编的,当时作为爱国主义教育重点影片隆重推出的,而且看过后学校还要求写观后感,许灵钧不去国外回农村家乡的选择成为人们大加褒扬的爱国情怀。但显然,《灵与肉》不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他的《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才是代表作。
     我都是在《收获》、《当代》这样的大型刊物上读到他的上述两部小说的,应该是首发,之后才出的单行本或是再版。这两部作品一个共同特征是直面了在那个特殊的政治年代中人性的压抑,当然作品中体现的是男主人公的性压抑,在八十年代前半期,他作品中的性描写也是相对大胆的,当然拿现在来看根本算不了什么。我读这些作品时大致在初三、高一的时候,当时给我的冲击也相当大,我觉得作家把这些不能言于人前的生活中的那一面如此直白、如此坦诚地写出来,实在需要勇气。二十多年前,中国人或者说中国作家好像还没有人像张贤亮一样,以第一人称的写法写出一个男人的性的压抑与困惑,道出了当时畸形的社会对人性的摧残,所以,在张贤亮复出后又传出他私生活过于浪漫等等,我是完全相信的。张的行为是否有违德尚可见仁见智,但我一直认为,压抑人性的诸多观念、说辞本身便是不堪一击的,在不违法的前提下,人应该都是以自由作为最高位阶的,包括选择自己的行为、安排自己的财产、处置自己的权益(当然也包括性权益)。人性的舒展历来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志之一。正是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张贤亮以他的作品扮演了启蒙者的角色。
      既然说到文学,我就索性扯远一些。文学作品对于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影响甚大,远大于学校主流的教科书和那套标准的宣教。我至今还记得的一些印象深刻的小说有:
     一、礼平的《晚霞消失的时候》,我是在初一寒假、差不多13岁的时候读的。残酷的内战场景、男女主角刻骨铭心般、柏拉图似的爱恋以及最后泰山顶上那场有关哲学、宗教和人的生死轮回的对话,都给当时的我以强烈震撼。毫不夸张地说,好像读了这部小说后,我才真的开始思考“人为什么活着”这类问题以及“这个世界真是虚空的吗”这样的哲学命题,据说这部作品出版后遭到一些人的批判,作者本人也远走他国,直到2007年,中国青年出版社才又再版这部小说,再读,仍然感慨不已,
    二、路遥的《人生》、《在困难的日子里》,路遥的作品影响之大无人能及,不过,他最重要的小说《平凡的世界》我至今未读,原来想的是倒出时间来好好读,现在却觉得阅读的欲望不那么强烈了,或许,今天这个时代,路遥式的“励志”已经仓白和无力,这是一个更看重现实和更相信赢者通吃的时代。不过他的《人生》却让我难受好几天,我记得那是在初三的寒假,我15岁的时候。
     三、水运宪的《祸起萧墙》,这个作者相信很多人不熟悉,他其实早已经转行做影视了,头几年电视剧《天不藏奸》就是他编剧的,不过,他当年发于《当代》的这部作品让我很久未能忘记,一个国企的改革者,长期受到内外压力、各种阻碍、设套子,最后他彻底绝望,不惜以毁灭自己的方式为他的事业殉葬,一部很悲剧的作品。
   四、晓剑的《世界》,记得特清楚,1983年某期《收获》的头篇,知青生活,爱情大悲剧,小说女主角叫林道静(和《青春之歌》的主角同名),我发现我一般都能记住作品的女主角的名字,像《晚霞消失的时候》女主角叫南姗。可能的原因是,在一个青春懵懂的时候读过它们,虽然知道都是虚构的,但她们却都给了我一个圣洁、美好的影像。
   五、方方的《奔跑的火光》《水随天去》,这两部作品都发表于九十年代末,我一直认为,在挖掘人性方面,方方是当代作家中的第一高手。她直面人性的局限和幽暗,却没有鲁迅式的讥讽,抱有更多的温情,《奔跑的火光》中最后英芝奔入火中的那一幕长久地让人不忘。
 六、陈忠实的《白鹿原》,这个就不说了,它以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跨度揭开了革命的隐秘密码。
 七、李存葆的《山中,那十九座坟茔》,1985年他的《高山下的花环》名噪一时,接着便是这部作品,坦率地说,这部作品的水准基本没有超过《高山下的花环》,但当时《高山下的花环》足够优秀,所以这部作品被当时的《昆仑》杂志重磅推出,我是抱着先睹为快的心情买来杂志贪黑看完的,李的作品特点是把英雄还原成普通人物来写,这在当时无疑是领先的。就我而言,读过他的作品,所谓英雄或高大人物便是在心中逐渐解魅的过程,自此后我不大相信有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更相信人性的普遍性。
      应该还有一些,但想不起来了。附带说一句,王蒙和铁凝的作品也读了不少,这两位都是文坛重量级人物,但回想半天,一时想不出特别难忘的作品,便略过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