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lxjl的博客

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其他都是闲事

 
 
 

日志

 
 

回忆人物系列之张同学  

2014-06-02 17: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格说来,张同学只是我幼儿园时候的玩伴,并不是学校里的同学。

学龄前时期,我差不多上了两年幼儿园,因为父母都是一汽员工,所以我上的是一汽系统内的幼儿园,我家当时住在一汽孟家宿舍区,所以就近只能上孟家幼儿园。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汽职工还有数量不少的人住在孟家(就是现今的欧亚卖场区域),所以那里幼儿园、诊所、商店一应俱全,但相对于铁路西面的家属区,孟家无疑破败、荒芜许多,就是现在,那里相较市中心也有一点郊区的味道。

   张同学在幼儿园和我同班,我们是怎么“好”上的几乎记不清了,他可以说是我童年时期的第一个好朋友和“哥们”。我跟他谁大谁小也不可考,反正在幼儿园就常常勾肩搭背地在一起(那时候可没有基友的概念)。张同学讲话不大利索,偶尔大鼻涕列些的(东北方言。)不过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他说话可一点毛病都没有,但那时候小孩子的玩乐项目基本就是玻璃球、扇卡片之类的,好像这些还是他教会我的,记忆中冬天他有一副木制的冰刀,绑到棉鞋上滑冰,把我羡慕坏了,我试了几次,总是摔倒,便罢了念头。

    他是幼儿园中唯一到过我家的伙伴,当然他家我也常去,不过他家可远多了,我家离开运街不远,他家要往南面走好久,那里有一大片水面,我们当时管它叫“南大坝”(对比现在的长春地图,我估计是不是在今天的倚澜观邸那儿?),他家有当时很贵的电器:一台电子管老式收音机,我去了他便打开(当时我家可没有),我记得当时收音机里已经开始有小说连播,国外的有《呼啸山庄》,中国的有《李自成》,“郝摇旗”这个名字就是我在他家的收音机中听《李自成》时记住的,十多年后的八十年代中期,高中我考入师大附中,学校给每个学生都发了图书证,我借的第一本书便是《李自成》。

        1976年,我去父亲所在的学校上学,他则去了孟家小学(现在这所学校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了。) 自那,我们的联系便越来越少, 然后,我们两家也先后搬离了孟家,彼此就断了联系。不过,我上小学三年级时,竟然在一汽老宿舍区街上遇到了他,他说他家搬到了老宿舍区的八十几栋,我一听便拽着他去他家里,没想到,他母亲还认识我,很热情地招待我,小学的学习不紧张,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来往又密切起来,主要是相互借看小人书,没想到,不久他家又搬家了,那时又无电话更没手机,我们俩还不在一个学校,所以又断了往来。

       时间走到了1992年,我大学毕业后当时还在一汽工作,业余时间常去厂图书馆看书看报,有一天傍晚在报纸阅览室看见一个人的侧影特别像张同学,我试着叫了他的名字,他抬头看着我,似乎一脸茫然,我自报姓名,亲热地拉着他的手,他也很快认出了我,我急着问他这些年的经历,他说他母亲退休后他接班,现在一个分厂工作,家搬到了二生活区,今天有夜班,他出来得太早,所以到这里看报消磨时间,他问我,我也简单地说了我的工作。然后,似乎就没什么话说了,其实图书馆离我家不远,我正犹疑着是不是邀请他到我家坐坐,他看看表,局促地说,我得先走,要不怕上班迟到。言毕,匆匆离去,我方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问他的联系方式和家里的具体地址,不过我却觉得要不要意义也不大了。

       自此,我再也没见到张同学,我想,他现在也该年过中年了,可能,子女也很大了。或许,我和他的交集只在童年时的那段时光。作为个体的回忆,每个时间点其实都和特定的人“绑定”在一起,他者形象的定格往往照映着逝去的岁月,短暂而宝贵。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