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lxjl的博客

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其他都是闲事

 
 
 

日志

 
 

残笔——读程青的长篇小说《最温暖的寒夜》  

2013-01-31 12:5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第一期的《当代》杂志主打作品是程青的长篇小说《最温暖的寒夜》。

             我以前从未读过程青的作品,读完全篇才上网“百度”了一下她:1963年出生,1984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今年应该正好50岁。

           小说以一个打工青年宋学兵作为叙述视角:20余岁的男青年宋学兵出生于东北小城,家境十分困难,他南下打工落户于居于南方的舅舅家中,舅舅开着一个小五金店维持生计,他就在那里做着帮工,吃住在舅舅家,实际上兼职着男保姆的角色,性格乖戾的舅母常对他呼来喝去,他都默默忍受着。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同城女孩樱桃,他以北方人的朴实诚心相待,樱桃却总是三心二意,原来女孩一直和她的美术老师有着不伦之恋,甚至为其打胎。宋学兵从别人口里听说了这件事并且也亲眼见证了,但樱桃最后被老师抛弃后找到他时,他还是勇敢地接受了他,当然女方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作为一个外地人他也想尽早离开舅舅家,自己能够有一个栖身之处。在结婚前后,他又到了一家茶园打工,以赚得一些贴补钱,茶园女老板顾正红美丽能干,丈夫却不成器,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和其他女人卷款外走,情绪崩溃的顾正红和宋学兵以身体相互取暖。宋学兵和樱桃结婚后在家里也受着丈母娘的气,妻子甚至也和母亲站在一起哂笑他,他除了忍受只能偶尔在顾正红那里发泄一番。愁苦之余,他和自己的女同学刘冰清有了联系,他们在上学时彼此虽未表白,但内心中早已经心生爱慕,刘冰清工作动荡,各个城市奔波,他们只能在网络上一诉衷肠,宋学兵把顾正红作为身体的寄托,把刘冰清作为精神的寄托。终于,刘冰清来到了宋学兵所在的城市,他们激情相拥。宾馆之夜,宋学兵告诉刘冰清,他一直把她作为自己真正的爱人!刘冰清也说,他愿意永远守候着他。当其时,宋学兵因为女儿发高烧返回家,又因醉酒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按着约定,刘冰清一直在宾馆苦苦地等着他。在宋学兵赶到宾馆时,误解加失望的刘冰清早已远走,并且给他录下了长篇留言:她告诉她,因为家境困难,她一直做着令人不齿的职业,但她的心却是纯洁的,永远属于他的,能够和他见面并且把一切都告诉他,她已经感到了莫大的满足,她不奢望他能够永远爱着她,只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读完全篇,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似乎作品中的各色人物就是生活中的你我他。他们都是小人物,都活得艰难,肇始于原始欲望的推动,他们都在按着自己对生活的理解挣扎着、打拼着,他们忍耐、他们煎熬、他们奋斗、他们彷徨、他们沉迷、他们堕落。。。。。。这里没有黑与白的划分、没有好于坏的界定,他们就是他们自己,这便是最真实的人性!

       世间悲苦道说不尽,在一个个人物光鲜表面的背后全然遮蔽不掉伤痕累累的内心。出身于优裕家庭的樱桃,先是被一段畸恋的感情弄得差点活不下去,无奈之下才和她原本瞧不上眼的宋学兵结婚;顾正红堪称女强人,也得忍受着丈夫的背叛和无情;宋的舅舅、舅母吵架吵了一辈子,晚年以离婚收场;他们唯一的儿子不务正业,赖以为生的五金店刚转到儿子名下,竟被他卖掉;刘冰清更不用说,她的伤痛在内心深处;宋学兵呢,他什么都能忍受,先忍受舅母,后忍受丈母娘,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妻子的寡情,最后终于和自己的恋人相见,留下的只是一捧伤心泪。。。。

    说实话,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人生是否真有“幸福”这件事?因为这是一个太过主观的指标,我疑心所谓“幸福”或许只是和他人比谁更“不幸”罢了,从他人的痛苦中咂摸出自身“幸福”的味道来。就生活的本质而言,没有什么圆满,每个人竭全力画出的人生轨迹在身灭之后仔细看来全都是残笔,人生的残酷性便在于它原本就是一出悲剧,所谓“成功者”不过是有能力将其作为喜剧来演,相反,那些自戕者只能原汁原味还原这种本色而已。

     理想是什么?那不过是是一道虚幻的雨后彩虹,美丽却太过短暂。beyond的 《海阔天空》唱到:“丢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也怕有一天自己会跌倒。。。。。。。”宋学兵初到南方,何曾不怀有自己的梦想,对生活、对爱情。。。。。一直到最后他迎接到刘冰清,之前,他从未对樱桃和顾正红说过一个“爱”字,却在刘冰清面前一遍遍泪流满面地重复着。我想,他心里一直有一块地方在为她留着,绝不仅仅是为她,那更代表了自己青春的梦想、爱的始终!

     看完这部小说的当晚,我在微博上写了一段话,大意为:人生本无所谓成功与失败,短短几十年间划出的痕迹大都是残笔和缺憾,理想主义只在年轻时稍一闪光便攸然而逝,瞬间吞没于无法挪身的世俗绳索中。在那之后的所谓“奋斗”与“拼搏”,从另一个视角来看,不过是为已死去的理想打出的一幅幅挽幛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45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