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lxjl的博客

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其他都是闲事

 
 
 

日志

 
 

感悟史铁生  

2011-01-30 22:1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12月31日,作家史铁生去世,享年59岁。

    我对史铁生了解甚少,他的成名作《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我似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某一期《小说选刊》上看到过,印象中有一副很漂亮的插图,内容却完全忘记了。说实话,我对所谓的“知情文学”并不感兴趣,史铁生当时于我也绝对是个陌生的名字,因为我看书一直是比较挑作者的。

   再以后我很长时间不大阅读文学作品了,兴趣都转到时政政和评论类的期刊上了,大约是从2006年左右吧,我重又捡起久违了的《当代》《小说月报》乃至《收获》等大型期刊,不过,史铁生的名字几乎很难觅到踪迹了。这样的日子一下子便走到了去年的最后一天,忽然,报道说他去世了,我心里一震,毕竟,他是属于八十年代那一辈的作家,那个时代的作家死的死、当官的当官、下海的下海,除了王蒙、方方、张抗抗还有 当今的作协主席等不多的几位 名家,似乎还活跃在文坛的已经很稀少了,如今,史铁生也走了!

    于是我在网上检索史铁生的消息,连带着他的作品。这时我才知道,这些年他除了双腿残疾,双肾已经萎缩,尿毒症每周须透析三次,能够真正用来写作的时间很少很少,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和病痛相伴。难怪文学期刊上见不到他的作品,至于他的名篇《我与地坛》我也是刚刚知道,于是这段日子我在网上读了《我与地坛》《病隙随笔》《我二十一岁那年》等他的一系列随笔类的作品,读过之后感触颇深。

   史铁生的确是当今最富有个人气质的作家,这或许与他的残疾经历紧密相关,他的思考已经不仅仅限于一位作家的视角,更多的已经带有了哲学和宗教的意味。长期的病痛折磨磨砺了他的意志也给了他迥异于他人的思考,其中关于死亡、关于轮回、关于生命,他的思考尤深!说实话,在我经过数年前那场痛彻心扉的病痛后,我的心态和人生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想问题的角度和出发点也都有了很大的不同,当然倘以我所经历的和史铁生的病况相比,其实也没有可比性,至少我还可以自由活动,我还可以做些工作,我更不用一周三次去透析,但即使这样,身体上的经历已无可避免地在心灵层面投上了阴影甚至结成了伤痂,时不时隐隐作痛,由此更遑论史铁生的病残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和压抑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自信能够和他产生共鸣,虽然我的思考远远不及他深刻!

   如果生是一种偶然,那么死是每个人都逃不脱的宿命,史铁生说得好:“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然而,生死之事在上帝看来只是一种轮回,只是天地之大的一个小动作, “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葬礼的号角就已吹响。”   我尤其欣赏 《我与地坛》的最后一段,其实在那里史铁生已经给我们昭示了宇宙之中生命的本质:。。。。。。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当然,那不是我。但是,那不是我吗?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很遗憾,我读史铁生太少太少,我更遗憾他的去世除了作家圈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甚至不少人还不知道他的姓名,而就在此刻,明星姚晨的离婚消息却引起人们的津津乐道,我不是鄙视娱乐圈的艺人,因为他们也是公众精神食粮的提供者,然而,在文化快餐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给我们心灵输送能量和营养的著名作家只能静静地被置于冷寂和边缘的位置,这便是这个时代的真实!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统计,据说中国人的阅读量每况愈下,很多人一年都读不上是一本书,官场上更是觥筹宴席交相辉映,当然,阅读不是立竿见影的救世仙药,不过,一个不爱读书,不愿思考的民族不知拿什么“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